为什么长征是宣言书、宣传队、播种机?

   |    2016年8月5日  |   每日头条  |    评论已关闭  |    144

  新华社北京8月5日电(刘向东、蔡琳琳、李悦)关于红军长征的伟大历史意义,在中央红军到达陕北胜利结束长征以后,毛泽东在《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》一文中评价道:“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,长征是宣言书,长征是宣传队,长征是播种机。”

  确如毛泽东所言,长征是震惊世界的伟大壮举。

  长征是宣言书

  红军长征的胜利,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企图消灭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图谋,保存了革命的精华,使全国人民对革命的前途和抗日运动的前途有了新的希望,促进了抗日民主运动的高涨。长征以其体现出的不怕艰苦、不怕牺牲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,向中国和世界宣告,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是不可战胜的,成为一篇中国革命的“宣言书”。

  在长征的两年时间里,各路红军共进行重要的战役战斗600余次,击溃了国民党数十万中央军和地方军的围追堵截。长征中的作战,是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进行的殊死搏斗。一边是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队拥有飞机、汽车、大炮等先进武器装备,人多势众;一边是战略转移的20万红军,以步枪、大刀为主,缺少重武器,靠双脚走天下,兵力、装备都居于劣势,而且处于无后方依托的流动作战中。各路红军以一往无前、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顽强战斗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:强渡大渡河,飞夺泸定桥,转战乌蒙山,激战腊子口,取胜直罗镇……长征雄辩地说明,红军是真正的英雄好汉,在英勇顽强的红军面前,帝国主义和国民党蒋介石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  不仅如此,长征还谱写了一曲人类征服自然的凯歌。峡谷激流、雪山草地、物资匮乏、生命禁区,这一切,都不能阻挡红军前进的步伐。红军战士挖野菜,吃树皮,翻越皑皑雪山,走过茫茫草地,革命的铁流始终滚滚向前。

  长征是宣传队

  长征在全国扩大了红军的影响,把革命真理传播到沿途广大地区,起到了“宣传队”的作用。

  红军长征所到之处,大部分都是偏僻的少数民族地区。红军各部队认真执行党的民族政策、宗教政策和各项纪律,不进民宅,不违禁令,公平买卖,救死扶伤,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,得到各民族同胞的衷心爱戴和热情支持。共产党、红军的主张得到了当地有识之士的拥护,那些曾经接受过红军宣传教育的广大群众,在后来的中国革命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重大贡献。

  1936年春,红军总司令部和四方面军在长征中进入西康藏区休整。红军到达甘孜后,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,爱护藏胞的一草一木,保护寺庙,秋毫无犯,消除了当地藏族群众之前对红军的疑虑。甘孜县白利寺的格达活佛,通过和红军的交往,不仅和朱德总司令成为亲密的朋友,支援红军粮食7000余斤,还动员附近的土司头人向红军供给粮食和牛羊。

  此后,格达活佛时时关心着共产党领导的队伍。全国解放后,格达活佛担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、西康省政府副主席职务。1950年,为了减少解放军进军西藏的阻力,避免不必要的牺牲,他决心赴拉萨向西藏当局宣传解释中央的政策和主张。行至昌都时,被反动分子毒害,为西藏的和平解放献出了宝贵生命,时年48岁。

  长征是播种机

  红军长征沿途,不仅宣传革命真理,还撒播下革命的种子,为后来开展革命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。

  1935年1月至3月,中央红军创建了黔北苏区,1936年2月至3月,红二、六军团创建了黔西北苏区。这两个苏维埃政权的建立,在黔北高原上点燃了革命火种,给贵州人民带来了翻身求解放的强烈愿望。

  1935年11月至1936年2月,红四方面军南下部队进驻四川邛崃,建立了各级苏维埃政府,惩办土豪劣绅,进行土地革命,传播共产党的政治主张,受到人民群众的欢迎和拥护。红四方面军离开邛崃时,900多名邛崃儿女随军北上。

  红军长征途中,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也创建了革命政权和革命武装。1935年10月,红四方面军南下占领丹巴后,在组建丹巴县苏维埃政权的同时也开始组建藏族武装。当年底,成立了丹巴藏民独立师。1936年春,红四方面军进入甘孜藏区,丹巴藏民独立师随同前往。这支部队着藏族服装,能骑善射,成为主力红军在甘孜地区活动的重要辅助力量。1936年7月,红四方面军离开藏区北上。离开藏区的藏民独立师成员大都感到不适应,同时也牵念家乡,不少人自行离队。考虑到这支藏民部队的特殊情况,红军决定解散这个师。除十几人跟随大部队继续北上外,其余人返回家乡。

  跟随大部队北上的十几个人中,有时任藏民独立师党代表、后任西康省藏族自治区第一任主席的桑吉悦希,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毛泽东给他起名“天宝”的那个人。

  返回藏区的那些人,受红军的教育影响,长期怀念共产党和红军,后来大都成为帮助解放军进藏的积极分子。

  虽然受客观条件限制,藏民独立师只存在了几个月,但是培养了民族干部,积累了藏区工作经验,为后来藏族人民的彻底解放奠定了最初的基础。

  此外,如大凉山地区“中国夷民红军沽基支队”、六盘山地区“回民独立师”等,都是红军长征途中播撒下的革命种子,在后来的革命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为什么长征是宣言书、宣传队、播种机?
点击查看专题

  新华社南昌8月4日电 题:“对于胜利,我的信心从未动摇”——百岁老红军杜宏鉴的长征记忆

  新华社记者赖星

  雪越来越深,很难想象那里还是夏季。20岁的杜宏鉴身着单衣,披着一块生羊皮,冻得瑟瑟发抖,嘴里的一截皮带来回嚼了一天,实在咽不下去。抬眼望去,乌云贴着山顶,风越加凌厉,嘶鸣作响。

  那是玉龙雪山,杜宏鉴长征路上的第一座大雪山,这一段经历已经镌刻在杜宏鉴的脑海里,成为一生的记忆。

  “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。五岭逶迤腾细浪,乌蒙磅礴走泥丸。金沙水拍云崖暖,大渡桥横铁索寒。更喜岷山千里雪,三军过后尽开颜。”如今,101岁的杜宏鉴依然能流利地背下《七律·长征》。

  杜宏鉴坐在家中沙发的一角,讲述着自己的长征记忆,说到动情处,双手撑膝站立,声音高昂热烈,就像一名年轻的战士。这段艰苦卓绝的伟大征程早已和《七律·长征》这首诗一样,深深地镌刻在他的心里,成为永不磨灭的记忆。

  1915年,杜宏鉴出生于江西省吉水县水南镇的一个小山村,1934年8月,他随红六军团从江西出发,开始了二万五千里的漫漫征程。

  “红军到我的家乡建立了苏维埃政府,给农民分了田,为了保卫自己分田的利益,我就加入了革命。”参加红军的那年,杜宏鉴只有14岁。

  伤兵没有医药,便拿盐水、南瓜水、野菜敷住伤口;没有子弹,就拿石头打;没有地方睡觉,就相互背靠背坐着……长征路上,他和战友们爬雪山,过草地,穿越无人区,历经千辛万苦。

  在枪林弹雨、饥寒交迫中,杜宏鉴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倒下,但不管怎么苦怎么危险,他始终坚信,只要跟着大部队,跟着中国共产党就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,“对于胜利,我的信心从未动摇。”

  正是靠着这股信念,1936年10月,他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路。也靠着这股信念,他在后来的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中一次又一次冲锋陷阵、奋勇杀敌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杜宏鉴先后任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建设第一师政委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、党史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,1985年,他光荣离休,之后一直住在江西九江。

  戎马一生总倥偬,人生百岁再“长征”。如今,杜宏鉴老人仍时刻关注着党和国家的大事。他告诉记者,2015年“9·3”大阅兵时,自己一直守着电视,阅兵中展示的军事装备让他非常振奋。

  “我们军队的装备越来越现代精良,军事技术也在不断提高,我除了高兴,还满怀信心。”虽然已是期颐之年,但杜宏鉴仍不辍学习,喜欢观看、翻阅与军事国防相关的节目、书籍,为人民军队的每一次进步感到欢欣鼓舞。

  数十年来,他还坚持义务前往当地党政机关、企事业单位、中小学校宣讲革命传统教育。跟随杜宏鉴记忆中80多年前那些跋涉的脚步,人们得以窥见一段壮怀激烈的历史。

  杜宏鉴胸前的勋章、手中泛黄的照片,也在不经意地提醒人们,眼前这位身材瘦小、和蔼可亲的老人,所曾经历过的无数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为什么长征是宣言书、宣传队、播种机?
点击查看专题

噢!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