廉颇老矣?任天堂可持续发展待解

   |    2016年7月25日  |   篮球  |    评论已关闭  |    42

  Pokémon GO是一款增强现实版的智能手机游戏,由发行商The PokemonCompany(口袋妖怪公司)和Nintendo(任天堂)、Niantic联合开发,7月7日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地区首发后,几天内引爆全球。

  不过据记者了解,因为锁区、审核等多重复杂的原因,Pokémon GO在短期内不会进入中国。这可能意味着中国玩家注定要错过Pokémon GO的热浪。不过已经有玩家开始吐槽游戏的玩法和物种的局限性非常明显,如果不及时改进,可能很快引发玩家的审美疲劳。另外一边,Pokémon GO也救不了一直处于下滑状态的任天堂。

  “资本市场显然想借助Pokémon GO的爆红炒热AR(增强现实),但一款现象级的手游产品出现显然并不能就此引爆市场。”游戏业内观察人士指出。

  股价拉动效应昙花一现?

  Pokémon GO的爆红让任天堂的股价经历了一次久旱逢甘霖般的暴涨,甚至创造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单日最大涨幅。

  7月7日之前,任天堂股价还一直在20美元以下徘徊。当天Pokémon GO在美国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测试上线引发“扫街”热潮,股价开始一路飙升。最高时曾冲上38美元左右,几乎翻倍。这还只是这款游戏的测试版阶段,未正式上线。

  但这轮意料之外的股价飙升仍不及历史数据。任天堂股价在2007年年底时到达历史最高值76美元左右。但随后,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让任天堂不可避免地遭受重创,股价一路下跌,近5年一直维持在20美元上下。即使《口袋妖怪》这个20年的老IP在搭载了最新的AR(增强现实)技术后显著拉升了股价,但离历史最高点还有一半的距离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查阅任天堂近年财报数据发现,借助Pokémon GO走红重现第二春,并不能掩盖看起来“廉颇老矣”的任天堂自身存在的问题。据其4月底发布截至2016年3月31日的2015~2016财年业绩报告显示,该财年销售额为5045亿日元,上一年同期为5498亿日元,同比下降8.2%。如果单看销售额勉强持平的话,实际收入和利润则出现断崖式下跌。当年,任天堂利润为165亿日元,比上一年的419亿,缩水幅度高达60.6%。

  该财年中,3DS掌上游戏《动物之森:快乐家园设计师》(Animal Crossing)和《口袋妖怪:超不可思议的迷宫》(Pokemon)全球发售,并分别取得了304万和122万的不俗销量。借助《口袋妖怪:欧米茄红宝石/阿尔法蓝宝石》《任天堂全明星大乱斗 for 3DS》等老游戏的热度,任天堂在本财年内3DS硬件共卖出679万台,软件销量为4852万。但和上一财年相比,无论是从硬件还是软件,其整体销量都呈下滑态势。2014~2015财年3DS硬件销量为873万台,软件销量达6274万。

  家庭游戏机领域同样经历了下滑。Wii U在该财年的硬件销量为326万台,软件销量为2736万。而上一财年Wii U硬件销量为338万,软件销量为2440万。相比,硬件销量有所下降,软件销量微涨。其他方面,任天堂游戏定制手办amiibo基本保持了上一年的销售热度,该财年中实体amiibo销量约为2470万,卡片型amiibo销量约为2890万。任天堂在下一个财年的策略方向之一是继续扩充amiibo的角色库,但任天堂整体策略仍会锁定在女性和低年龄层玩家。

  在业内观察人士看来,这次Pokémon GO属于新瓶装旧酒,任天堂仍在吃IP的老本,在内容创新上与老对手索尼微软相比暂处下风。另一方面,由于此前监管层面严格执行了长达15年的游戏机封禁政策,致使中国玩家无法通过正规渠道接触海外游戏机及其内容,很多人对任天堂的印象甚至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的红白机时期,对其掌上游戏机3DS和家庭游戏机Wii及其续作Wii U一无所知。这让任天堂对游戏玩家基数庞大的中国市场阔别已久,也直接影响了其财务数据。

  谈到Pokémon GO何以迅速走红,完美世界CEO萧泓分析认为,主要是成熟的模型加上非常火爆的IP,引爆了年龄跨度很大的玩家,三方面的原因促成了Pokémon GO的爆红。不过在萧泓看来,Pokémon GO的成功,说明创新仍在不断给游戏行业带来机会,但“一两次的火爆意义不大,需要的是可持续的发展”。

  激活AR市场遭遇尴尬现实

  玩家的热情追捧并不能掩盖Pokémon GO可能遭遇的现实问题。

  Pokémon GO短期内进入中国的可能性并不大。易观互联网娱乐分析师贺婕追踪观察了Pokémon GO的一系列数据,包括锁区的中国地区活跃用户情况。据易观数据显示,中国区玩家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在7月6日~7月12日之间呈现明显增长态势,7月12日之后呈下降趋势。这主要是由于在游戏上线一周内,口碑传播和好奇心驱使中国玩家下载并体验游戏,但由于游戏本身的锁区以及运营不稳定,致使玩家在一周之后活跃度有所下降。“中国玩家现在想要玩Pokémon GO,需要使用虚拟GPS、VPN等多种辅助软件,但玩家对游戏的期待度很高,每天都要打开很多次。”

  不过贺婕认为,这款游戏正式版还未上线,一些新玩法还没有推出,现在判断其热度持久性为时过早。由于监管等方面的原因,这款游戏目前没有进入中国的迹象,而且它是基于在中国大陆无法使用的谷歌地图作为LBS定位,即便有中国游戏厂商像当年魔兽世界那样的代理商,并修改为其他地图,这个周期预计也会很长,很可能错过了热度。

  无法回避的还有AR仍然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。过去的两年间,HTC、索尼、Oculus三大厂商纷纷在VR领域推出的创新产品,一下点燃了全球VR创新的火焰。但相比于时下热度从硅谷蔓延到国内的VR领域,AR无论从投资热度还是用户热情方面均不见起色。这次,Pokémon GO的火爆被业内寄予了启蒙并拉动AR游戏的发展。在贺婕看来,与VR相比,AR在实现上更容易,无须额外的头盔等穿戴设备,但AR技术势必对手机电量、流量消耗提出了挑战,通讯资费等基础设施的改善对AR游戏未来发展会产生一定影响。

  不过游戏圈内的反应也并不像玩家那么热烈。多位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Pokémon GO的成功可能代表AR加游戏是一条可以走通的路,但并不代表AR游戏就一定能火,也不代表在短期内就能激活AR市场。圈内掉头反扑AR游戏的并不多,VR仍然被认为是更具潜力的市场。(李立)

噢!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