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工合成基因组概念遭到批评

   |    2016年5月18日  |   黑科技  |    评论已关闭  |    240

5月10号,大约150名科学家、律师和企业家参与了一场秘密会议,探讨人工合成人类基因组的可能性。也就是说,科学家可能会利用化学手段,重新创造生物代代相传的基因原料。

虽然这可能成为生物科学和公共健康领域取得的一项重大飞跃,但一些专家对该做法引发的道德伦理问题表示了担忧,并称如此重要的事情不应该由私下讨论决定。  虽然这可能成为生物科学和公共健康领域取得的一项重大飞跃,但一些专家对该做法引发的道德伦理问题表示了担忧,并称如此重要的事情不应该由私下讨论决定。

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18日消息,5月10号,大约150名科学家、律师和企业家参与了一场秘密会议,探讨人工合成人类基因组的可能性。也就是说,科学家可能会利用化学手段,重新创造生物代代相传的基因原料。

虽然这可能成为生物科学和公共健康领域取得的一项重大飞跃,但一些专家对该做法引发的道德伦理问题表示了担忧,并称如此重要的事情不应该由私下讨论决定。

此次会议只有受邀人员才能参与,于5月10号上周二在波士顿哈佛医学院举办。出席者不得通知媒体,或在社交网站上发表相关信息。

该项目名为“人类基因组计划之细胞内大型人造基因组测试” (HGP-Write: Testing Large Synthetic Genomes in Cells),希望能在十年之内,在一个细胞系中人工合成一个完整的人类基因组。

该项目的组织者包括哈佛医学院基因学教授乔治?丘奇(George Church)、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系统基因学主任杰夫?博伊科(Jef Boeke)、欧特克公司生物纳米研究小组的一名“未来学家”安德鲁?赫赛尔(Andrew Hessel),以及南希?J?凯利(Nancy J. Kelley)。

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,丘奇博士解释道,该项目目前还没有得到任何资金赞助。它的主要目标是,提高人工合成DNA长链的能力,供动物、植物和微生物之用。

目前,科学家可以在细胞内实现DNA复制,用来实现各种各样的目的,如制造治疗糖尿病的胰岛素等。

如果我们能合成一整个基因组,该领域还会赢来更加重大的变化。但这一概念已经遭到了人们的批评。

斯坦福大学生物工程副教授德鲁?安迪(Drew Endy)和西北大学医学伦理与人性学教授劳里?佐洛斯(Laurie Zoloth)共同发表了一篇论文,称人类基因组具有“重要的道德意义”。

如果人类成功合成了基因组,为了对其进行测试,将会把它移植到人类细胞中、取代已有的基因组。虽然到了这一阶段,还并不等同于合成一个新的人类,但研究人员质疑,如果科学家有能力改变人类基因组,该技术将迟早发展到这一步。

“例如,科学家是否会合成一个改良版的人类基因组、对所有自然界中的病毒都免疫呢?”他们在论文中写道,“单纯为人类的利益考虑,他们很可能会这样做,但万一别人设法合成了能对付这种DNA的病毒呢?这一技术是否会引发一场基因工程的军备竞赛呢?”

这两位论文作者还举例说,科学家可能会利用该技术,合成某些特定人物的基因组,如爱因斯坦等。他们在论文中还提出了其它问题,如我们应该制造多少基因组、哪些人能参与基因组合成等。

由于合成人类基因组具有巨大的科学意义,研究人员指出,有关这一概念的讨论工作应该以“多元、公开、审慎”的方式进行。

他们还表示,为了刺激需求、减少打印DNA片段的费用,该项目的支持者对科学家提出了一定的挑战。

人类基因组由30亿对基因组成,目前,整个基因组的造价可能高达9000万美元(约合5.87亿人民币)。如果需求增加的话,这一费用可能会降低到10万美元(约合65万人民币)。

但两位论文作者认为,人类基因组可能无法产生足够的需求,并且研究人员应该会更加投入人工合成基因的研究,制造可立即使用的基因组。

此外他们还认为,有必要参考各方面人士的意见,包括律师、监管人员、理论学家、哲学家和伦理学家等。

“人类新生命的诞生是目前尚未被工业化或完全商品化的、需要人类参与的过程之一。”安迪和佐洛斯在论文中写道,“它现在还是一种出于信任、欢乐和希望的举动。对合成人类基因组的讨论绝不应该在私下里进行。”(叶子)

噢!评论已关闭。